一个抑郁症留学生的自述:我所做的全部努力,不过是为了完成普通的生活

No Comment 212 Views

编者:据不完全统计,抑郁症在2014年已经夺去了至少8名中国留学生的生命。留学生抑郁已经不止一次被提起了,但好像还没有一篇以one on one conversation的形式来谈论这个问题的文章。精神疾病是有很多种类型的,抑郁症是最广为人知也是最被滥用的。人们对抑郁症有很多误解,最常见的一种就是,抑郁常常被认为是“心情不好”,而真正的抑郁是,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很好,可我还是在精神上挣扎着。

笔者一直游走在抑郁症的边缘,情绪非常不稳定,但因为告诉自己“刚来美国还不适应”“慢慢会变好的”,所以也并没有很认真地去思考抑郁症这个问题。

后来当我结束了所有final开始度假,却仍然摆脱不了depression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笔者其实患的是躁郁症,bipolar disorder,也叫做双极性情感疾患,于狂躁期,患者会感到或表现出异常开心、有活力、易怒;于抑郁期,患者会哭泣、缺乏交流、对生命萌生负面看法。

也叫做钟摆病,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深入查一下资料。笔者参考了一些资料,但这篇文章会更偏主观,以一个患者的narrative来谈论抑郁症对自己的影响和怎样去克服。

Some “sad facts” about depression:#1

#1  抑郁是24/7全年无休的

就像是在过膝泥潭里深陷,只要停止一挣扎,你就会被淹没。

Overwhelming是大多数抑郁症患者都会用的词,当然并不是所有overwhelming的人都是抑郁症。这个世界要求太多了,我要么躺在床上拒绝面对真实的世界,要么就得爬起来一项一项去战斗which is endless。

当我看着别人那样proactive地活跃在朋友圈Facebook,出现在各种群体活动各种party的时候,我看着他们火热的朋友圈留言,心里就一个感受: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一样正常地对这些东西食物、某某大人物要来开lecture、各种美国的节日产生兴趣?

我的心生病了,可是明天还要上课、开会,还有那么多新的科技和融资,那么多推送要去读,这个世界为什么就不能停一停?

#2 抑郁症患者可能看上去极其正常

笔者平时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逗逼。很少有人会把自己抑郁的事实摆出来说,是因为当我实在坚持不住去找朋友talk through的时候,我发现向别人解释本身就是一件很精疲力竭的事情。

另外,不犯抑郁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把自己blocked out的,而当我犯抑郁的时候我去找朋友寻求帮助,长此以往我也会觉得自己是个糟糕的朋友,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总会有照顾你情绪不周全的时候,抑郁症患者又对此特别敏感,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。

#3 别试图去安慰一个抑郁症患者

“我上周也发生了一件无比糟糕的事情,但我并没有让它毁了到我的生活”——恭喜你,我羡慕你有这样的能力,你可以像一个正常的人类那样生活。但我就是做不到,如果我可以,我早就去做了,不是吗?正是因为我做不到,所以我才拼命地无声地挣扎着,而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可能让我觉得自己无能极了。

“多运动,你会感觉好很多的,相信我”——请相信我,我定期去gym,我吃健康的食物,我读书、旅行、和朋友聊天……我已经试过了所有可能的办法。但是它们都只是创口贴,只能缓解无法治愈。“如果我有你的生活,我会感到知足而不是抑郁”——如果你完全拥有我的生活,你也会拥有我的抑郁。

笔者患了抑郁症以后,觉得生养我的父母是最有权利知道what’s going on with me的人,于是告知了他们。我妈一个电话就打来了:“我就不懂了,你现在什么都好好的,终于也出国了,假期还可以旅游,你怎么还不高兴呢?

上一辈出国打拼的人还要刷盘子,你已经这么幸福了怎么还不满足?遇到困难就去克服,不要老把抑郁症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。”——看,另外一个抑郁症患者不说出来的原因是,别人总会认为你在装可怜或者找借口。

可以的话,让我们知道你是那个凌晨两点钟都会在的朋友,但不要太pushy。当我们真的撑不下去的时候,我们会reach out to you。那时候,陪我们去公园的长凳上坐一坐,什么也别问,什么也别安慰,静静陪着我们就好。

那个“蹲下来陪我做一只蘑菇”的故事大家都听过吧?虽然挺鸡汤,但对抑郁症患者来说确实是这个理儿。(蘑菇的图都太丑了,找了张猫图凑合一下吧)

#4 我开心不等于我痊愈了,我抑郁也不代表我就一定要自杀。

“昨天你很开心啊,真正抑郁的人是永远不开心的”——抑郁症患者也是普通人,我们也会庆祝生日、聚会(我还能写稿子呢_(:з」∠)_),并从这些活动中感到真诚的快乐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完全没事了。

那只能说明我们暂且赢得了那一天那一刻的战役,但就像#1里说的那样,战争永远在继续,想象一下真实的偶尔双方都歇兵了的战场吧。至于我为什么没有自杀?因为我一直在很努力地让自己好起来啊!

#5 抑郁症不仅仅是不开心或者想自杀,它会影响生活各个方面的performance。

对于留学生来说,我觉得学习的压力、语言文化的不畅、以及过于封闭的留学生小群体,都是抑郁症的温床。笔者之前说了,抑郁症是什么都很好而你还是不开心,不过长期处于压力很大的环境并且封闭自己的话,overwhelming也是可以导致抑郁的。

笔者自己的情况是,我为什么不能像他那样为人处事样样周全?小组讨论我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?我为什么每次都会拖延?为什么别人可以这么主动而我永远被动?

我为何永远让别人失望?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?这些都不是我本身希望看到的,我也知道自己应该去改,可是我就是做,不,到。然后如此恶性循环下去。

另外留学的路确实是很孤独的。

一个人在异国生活,因为什么都是一个人,有时候会缺少一个benchmark,担心自己是不是走偏了。要知道当一条路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,你总会质疑自己到底是会找到一个新的帝国还是还是完全走了极端。

当遇到困难的时候,不是所有人都feel comfortable of seeking for help的,有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消化。笔者不反对自己消化自己成长,但是千万不要走完全封闭自己的极端,不然情况可能会恶化,抑郁症处理不好还是挺危险的。

对于自己所处的境地一定要be mindful,80%可以尽量自己处理,另外20%一定要保证有外界的input,可以是有选择地和别人沟通和交流,也可以是查资料或者看合适的影音书。

说了这么多,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点儿抑郁症?哈哈哈——别慌,下面我们来说说怎么办。以下只是笔者一个人的经验,没有和任何人探讨过,不代表权威的治疗方法。真正的治疗还是要去找学校的医生去咨询。

#1 别有病乱投医

美国学校为了防止学生抑郁,一般都有心理咨询室,不要惧怕,它存在就是让你去利用的,和图书馆其实也没啥本质上的区别——说实话你可能还为它交了一部分学费。

Instead of随便抓一个人倾诉,不如reach out去跟有着同样经历的同龄人聊天,你会从谈话中发现,原来同为留学生的他们也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困惑,可以听听他们是怎么度过的。一个没有抑郁症常识或者没有身处在你context的人可能会有对你有害的反应,比如指责你或者把你患了抑郁症的事情到处乱说。

另外可以去找找自己附近有没有定期的group session,这样就可以避免打扰到朋友,也有一个理解和包容你的群体。找一些关于抑郁症的资料和文章去读,客观看待抑郁症。我还常常看Humans of New York,虽然很鸡汤但还是很正能量的,让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很艰难的一段日子,打开自己狭小的格局,“看开一点”会缓解抑郁。

#2 找到你的摄魂怪——抑郁症的trigger

抑郁症都会有一些情感上的trigger,当你做出一些行为的时候,行为导致的后果每每都会让你陷入抑郁的状态,找到这些trigger并且试着去避免它们,是对抗抑郁症的第一步。比如你看到留学生之间的八卦、攀比和抱团就感到心烦,那么就远离聒噪的社交网络,试着过两天没有朋友圈的生活。

如果time management不好而导致的学习拖后腿会让你对自己很失望从而frustrated,那么就先别管抑郁症,每天从对抗一个小的拖延症开始。抑郁症可能是一个很ambiguous的东西,但是抑郁症的trigger可以是一个一个实实在在的小事情,找到它们并且逐个tackle down,会对抑郁症有很大的帮助。

#3 不求“被理解”,但求“被接纳”

说实话我并不期待没有患抑郁症的人能够真正理解我们。作为我自己来说,被接纳比被理解要有效得多。抑郁症本来就是很隐晦、很闭塞的一种病,加上留学的圈子常常像是一个人在死水里行走,我藏起自己抑郁的事实,心里是孤独且害怕的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得病了,我迫切地想知道,这个世界上还有别人经历着和我一样的痛苦。

找到可以接纳你阴暗情绪的人,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和你有相同的感受。我自己会听张国荣的歌,看村上春树的小说(不是文艺女青求别吐槽),叔本华和尼采的哲学,巴赫的钢琴曲对我也很有用。你可以慢慢去发掘对自己有效的一套系统,每当抑郁症发作的时候,立即去寻求这些你已经建立好的、伸手就能够得到的精神pills,熟悉的东西会让你迅速安静下来。

#4 集中精力做一件简单的事情

集中精力其实就是暂且让你摆脱overwheling的感觉,把所有的压力都暂且丢掉一边,让处于狂躁状态的神经休息一下。跑步和做器械是很好的办法,因为运动是需要坚持的,跑不动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“再坚持跑完这0.5麦,再多做一秒的plank”,所以注意力需要很集中。

另外Meditation(不会meditation的话也可以静坐调整呼吸),泡二十分钟的热水澡,找个没人的地方站着晒十分钟太阳,都是笔者自己做过觉得很有效的小事情。

笔者因为自己患了抑郁,也因此改变了看世界的perspective:Don’t judge. You never know what they’re going through. 他人即地狱,而自我是一个深渊。不要push yourself too hard,人类本来就是很脆弱的,人生也从来不是一个easy game.

About the author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(required)

波士顿留学生网认证租房 更多
"Bos Auto" 汽车专栏 更多
更多
波城特色 更多